13317776377

钦州乡镇卫生院:人才如何不“南飞”

2月5日  评论:0  标签:卫生  人才  农村    

     基层卫生院是农村三级医疗网点的重要环节,同时担负着医疗防疫的重任,也是直接解决农村看病难、看病贵的重要一关。

     但随着医改全面进入“深水区”“攻坚期”,特别是自2017年1月份起新农合与城镇居民医保整合后,由于一系列政策的调整,我市绝大部分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出现了医改以来业务及收入的大幅度下降。

     随之而来的是基层医疗技术骨干流失越来越严重,“人”成了基层卫生院最为忧心的问题。

     “由于缺乏工资福利财政兜底保障,很多有技术有能力的医生都跑了。”

     “年轻的刚来没多久,嫌没有发展前景,也走了。”

     “我们这两年都公开招聘,但都招不到人……”

     来自广大基层乡镇卫生院的声音,特别揪心。

     近期,记者深入全市基层,走访了众多乡镇基层卫生院,倾听基层的声音。同时,也采访了各县(区)卫计局和市卫计委,了解基层卫生院人才匮乏之困,与他们一道探寻解困“药方”,让基层卫生院真正成为群众“病有所医”和实现十九大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关键保障部门。

     

     现状:“雁南飞”属无奈

     采访中,记者得知,我市目前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共67个,其中卫生院59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8个。2015年全市基层医疗机构核定编制总数3765个,空编率20.24%;2016年全市基层医疗机构核定编制总数3765人,空编率21.83%;2016年基层医疗机构临时聘用人员3204人。

     2017年1月-10月,全市镇卫生院共流失卫生技术人才386人,其中,临床医生流失了129人,护士流失了155人,医技、药剂等人才流失102人。

     2017年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公开招聘工作人员388人,招聘到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只有227名。

     一个个数据,直接反映了基层卫生院人才紧缺的现状。“2017年我们卫生院有2个医生和4个护士调走了,而且2个医生都是具有医师执业资格证书的,都是我们重点培养的对象,但他们都到更大的乡镇医院或是县区医院去了。”浦北县六硍镇卫生院院长说起院里人才流失的问题,无奈地摇头。

     据了解,该镇卫生院共有39个编制,目前只使用了31个编制,尚有8个空缺。全院包含院长、副院长在内只有11名医生,医生严重缺乏,特别是妇产科的医生。“我们服务的人口约48000人,基本公共卫生服务按照规定必须要有13人,但实际上高峰期可能需要20人才够。”该镇院长如是说。“我们2016年-2017年两年都公开招聘,刚开始还有1、2个人报名,但没有一个人来参加考试,2017年招进来的5个人全是院内没有编制的职工。”该卫生院人事管理负责人告诉记者,没有新的人员进来,也就缺少了竞争力,不利于卫生院的长期发展。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人才短缺的现象并不只是六硍镇卫生院这一个例,全市各个乡镇卫生院几乎都面临着同样的困境。

     钦北区大直镇中心卫生院2017年调走和辞职的医生、护士、药剂师就有19人,其中2个还是有执业医师资格的医生。“要求调走或辞职的医生都是技术比较成熟,大多往市区的医疗单位或是私人医院去。”该卫生院院长给我们看了2017年调出的人员数据,平均年龄在30岁左右。

     离市区较近的钦南区黄屋屯镇卫生院,2017年也有8名医疗卫生专业技术人员调走。

     记者从市卫计委了解到,钦州港区东场镇卫生院因无妇产科执业医生而停止了接产业务,使本已基本缓解的群众看病难问题进一步加剧。

     据了解,如今很多基层乡镇卫生院医务人员,在考取了执业医师资格后,另谋出路,选择借调、辞职,跳槽到更好的医疗单位,部分有一技之长,能力突出的干脆自己回家开私人诊所。

     剖析:“工具少”是缘由

     “基层工作人员大多都想往城区走,特别是有技术有能力的,乡镇在教育进修、医疗等方面与市区相比有较大差距,特别是偏远的地方,条件比较艰苦,找对象难、孩子上学难也都是医护人员不得不面对的个人问题。”钦南区卫计局负责人说。

     基层医护人表示,基层卫生院主要位于乡镇,经济相对不发达,与市区和县城医院相比差距较大,无论是工作生活环境、教育进修资源,还是交通条件、文化娱乐资源都相对落后,不能很好地满足基层医务人员的需求。

     而反观城市医院,吸引人才却呈现“虹吸现象”,城市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占据工作环境及工资福利待遇等资源,正在不断吸纳基层医疗机构专业技术人才。“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要求配有彩色B超机、心电图机等医疗设备,我们却比较缺,而且旧设备大多已接近报废期,有的甚至超过了报废期。”浦北县某乡镇卫生院院长告诉记者,如果要采购医疗设备,只能是自筹资金购买,但卫生院经费有限,没有条件购买。

     基层卫生院硬件设施不齐全,医疗机器老化现象严重,难留住患者,也难留住医务人员,因为人才没有施展自身水平的阵地。

     去年,家住灵山县某乡镇的张女士突患阑尾炎,本想就近到镇上的卫生院做手术,可是亲戚朋友都劝她到县城去,“他们说为了手术安全,还是去县城好。”“大家看病肯定是想找好的医院看,所以医疗条件差的基层卫生院,来看病的人就少,人少医院的收入就减少,医务人员待遇就低,所以很难留住人。”钦南区卫计局相关负责人说,“南区基层卫生院在编在岗人员,财政拨款是每年每人5000元,平均一个月才450元,根本不够支付基本的生活费。”医疗人员基本的生活都没有办法保障,他们如何能够安心工作?所以高级医师更不可能到乡镇去。

     待遇低,工作强度大,工资待遇与劳动强度不匹配,正常休息时间无法保证,使得基层医务人员心里存在落差,留人更难。“像我做医生做了12年,现在作为基层卫生院负责人,每个月领到手的工资也就3800元左右,更何况是普通的科室医生呢?”浦北县某镇卫生院负责人说,他和同事们的门诊量,每天维持在100人次左右,一个医生一天可能就要看40至50个病人,工作量非常大。

     

     据了解,一般情况下,一个科室要正常运转需要1个主任4个医生,才比较合理。钦北区某乡镇卫生院负责人介绍道,他曾工作过的一家乡镇卫生院,比如外科、妇产科因缺少人才已接近名存实亡的状态。

     采访中,记者还得知,有些乡镇卫生院一个科室只有2个人,大都是今晚值完班,第二天又得接着出诊,劳累自不消说,如果碰上夫妻俩在同一家卫生院工作,则时间几乎都放在了工作上,一个月才能在3、4天的休息中相聚。而一些乡镇卫生院的负责人则无奈地告诉记者,他们中有些人自1995年从事医疗工作至今,一直没有享受过“双休”。

     没有发展空间,看不到前景也是很多基层医务人员的心声。“能出去学习进修的机会很少,技术很难提升。”在采访中,大多基层卫生院的医生都反映了同样的问题。“年轻的业务人员,有能力的都走了,因为没有发展空间,能出去进修的机会很少。如果没有机会去进修去学习,不能给自己充电,想有更高的技术来服务群众也是妄谈。”一位灵山县乡镇卫生院医生表示,乡镇卫生院直接面对群众,工作强度大,人手本来就不足,如果出去进修至少半年或一年,根本走不开,而且也不可能从外面招新人进来接替你,多招一个人进来,负担加重,也养不起。

     从医务人员配备看,基层卫生院多数医生身兼多职,承担医生、护士、医技多种角色,一旦需要出诊,都要综合调度才能维持运转,何况是长时间出去进修。

     可医生技术水平不提升,医疗服务能力下降,就会导致医疗业务萎缩,群众向上级医院流动。

     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部署加快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构建以“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为核心的较为完善的分级诊疗制度,形成“小病在基层、大病进医院、康复回基层”的就医格局。

     首诊在基层确实是好事,有利于缓解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但基层卫生院的医疗服务能力满足不了群众的需求,群众还是会向上流动。所以会出现大医院人满为患,基层卫生院门可罗雀的现象。“新农合与城镇医保整合后,医保报销政策的改变,也导致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业务开展受挫,整体业务收入大幅下降,医技人员工资福利得不到保障,人才流失严重。”市卫计委工作人员介绍。

     

     出路:“燕归来”需良策

     基层卫生院人才匮乏,“病因”有目共睹,因此“对症下药”至关重要。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各市、县(区)两级卫计部门也在为此问题积极调研,主动探寻“药方”,以期化解人才流失之痛,让乡亲们在“乡村振兴计划”中拥有健康的体魄。

     卫计部门表示,将会不断完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补偿机制,完善收入分配制度,保障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专业技术人才合理的工资待遇水平,逐步缩小地区间工资收入差距。“目前已在积极研究出台财政补助政策,对医学毕业生自愿到基层工作一定年限的给予在校期间的学费补助,积极引导高等医学院校毕业生到基层工作。”市卫计委相关科室负责人表示,为引导人才向基层流动,鼓励各县(区)根据用人单位需要,在每年的事业单位招聘中,拿出一定比例的岗位面向全区服务基层项目人员定向招聘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工作人员。

     畅通用人渠道,完善人才引进机制也是采访中卫计部门欲化解基层卫生院人才紧张的又一策略。未来,我市将通过重新调整人员岗位设置的办法,适当降低基层人员的招录条件,简化人员招录程序,做好“定编定岗不定人”与实名制人员政策的衔接,真正做到两者间身份、待遇等的一致性,切实解决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当前“空编”和“编外聘用”并存等突出问题。“我们在落实市政府《钦州市开展分级诊疗工作的实施方案》,完善分级诊疗制度的同时,将协调人社部门制定完善医保差异化报销政策,将参保人员到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就诊的补偿比例明显高于、优级于到高等级医疗机构,通过基金补偿的杠杆和宣传引导,引导参保人员到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就诊。”市卫计委建议,“条件允许的,建议参照福建省、海南省等外地模式探索建立‘市医保管理中心’,拉动医保、医疗、医药‘三套马车’”。

     人食五谷杂粮,生病自是免不了的自然现象。而从中缓解和解除众乡亲的病痛,更是医护人员运用医学科学知识和技能的具体体现,他们艰辛付出,乡亲们看得见,主管部门也已感知,各级党委政府也已拿出善待医护人员的举措。结果会如何,亟须各参与方分秒必争地共同努力。

 
网友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更换图片
看不清?换一张
热门内容:
    13317776377
    • Q Q: 80832395
    • 微信: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18 钦州信息港版权所有 ICP证:桂ICP备15004361号-2 技术支持: 钦州众寻网络 免费统计
    网页内的所有信息均为用户自由发布,交易时请注意识别信息的虚假,交易风险自负!网站内容如有侵犯您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举报信息、删除信息联系客服